AprilBaekni

芙蓉如面柳如眉,倾我一生一世念。

有色玻璃C7

C7升温

嗯?根据老师给的地址,是这附近没错呀。
手里拿着刚买的药膏,从刚刚的老师那里查到了朴灿烈的联系地址,便以出去看医生的借口请了假准备去朴灿烈家。
虽然刚刚的一切举动,包括打架,想要去看看他,都特别不正常,又多管闲事,但是好像听到关于他的事总会不由自主地上心。
一定是因为朴灿烈对自己太好了,想感谢他,这并不是关心他,对,一定是这样。
说服了自己的伯贤平复了心跳,来到了过给地址的小区门口。刚刚平复的心跳又开始加速了,干嘛紧张!虽然是第一次去别人家。
于是他甩了甩头,输了门牌号按了按门铃。
按了几次都没有人应,伯贤失望地低了低头,准备回去时,讲话的地方响起沙沙沙的声音,接着低沉沙哑的声音响起“哪位?”
“啊......是我.......是......边伯贤。”伯贤听到有人回应,不知所措地回答着。见对方没有回话,伯贤继续问道“请问是朴灿烈家.......”
还没说完门口就开了“上来吧。”
得到应许,伯贤忐忑不安地上了楼。
灿烈住的是六楼呢好像。
到了五楼楼梯转角,抬头发现灿烈已经靠在门口等他了,伯贤急忙加快脚步,却在最后几个梯级被拌了一下,眼疾手快的灿烈连忙扶住了他“小心!”
“没事吧伯贤?”
伯贤低着头连忙把手缩回来摇了摇头。
“抬头看看我,伯贤。”
发现伯贤额头有伤的灿烈想要低下头看看伯贤的脸。
伯贤却把头低的更低了。
灿烈叹了口气让伯贤先进家门。
第一次进灿烈的家,伯贤紧张得站在原地。
“驻在那里干嘛,过来坐呀。”灿烈哭笑不得,拍了拍身旁的座椅。
等伯贤坐过来,灿烈的脸又靠近了。
“打架?跟谁?”灿烈的语气严肃又有些心疼。
见伯贤不回答,灿烈又问:“那你来做什么?”
“我......”说着伯贤捏了捏手上的塑料袋。灿烈注意到了,指了指袋子问“给我的吗?”
“是!给你的!”说完急忙塞到灿烈手里。
灿烈打开袋子发现里面有各种各样的药膏,跌打的,烫伤的......治痔疮的.......?
灿烈突然笑了起来,又扯到了嘴角的伤口,脸都扭曲了。
伯贤你真是可爱极了!
当然他没这么说。
“你就是为了拿药膏给我才逃课了?”灿烈有趣地望着伯贤。
“没有逃课我请假的......”
“打架了?”灿烈又问了一遍。
“没......”伯贤不敢看灿烈。
“撒谎......为什么?”灿烈紧盯着伯贤的伤口,这么好看的小脸有这么多红的青色紫的真的太让人心疼了!
总不能说为了你吧,伯贤心想,太不正常了吧!
“你呢!你为什么打架?”伯贤紧张地反质问。
“我?我没打架呀?”
“你撒谎!那些混混明明说你被打重伤回家了!”
“所以,你跟他们打架了?”灿烈没回答伯贤的问题,但却很想问为什么。
“我......是啊!他们是欠揍!”
说完伯贤便被灿烈拉入了怀抱。
“小傻瓜……对不起......连累你。”
突然被拥抱的伯贤不知所措,说不出话来。只觉得心脏快要跳到喉咙里了!
“我没有打成重伤伯贤,今天我家有些事情所以才请假的,但其他的我真的不能告诉你,对不起。”灿烈放开伯贤,抱歉地看着他。
别总是说对不起呀混蛋!
“该说对不起的人是我,突然来打扰你.......”伯贤又低着头。
“你的确打扰我了。”灿烈突然严肃起来。让伯贤愣了一下。
看见受到惊吓的边伯贤灿烈噗呲一声笑了出来。
“打扰我梦见美女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知道自己被捉弄的边伯贤一手拍到灿烈的头上起身准备走,但发现灿烈的表情又变得痛苦起来,怕是拍到灿烈的伤口伯贤急忙靠近询问。
“哈哈哈哈被骗了吧!”灿烈又笑了起来,让伯贤恼羞成怒。
“幼稚!”说完伯贤这次真的生气想走人了。
灿烈看到情况不对路急忙拉着伯贤的手“别别别我错了伯贤!留下来!”
意外的伯贤没有躲开他的触碰,也并不是真的生他的气。
灿烈开心得又咧开嘴笑了,看着灿烈有点傻傻的笑脸,如同闻到了十里桃花香气那样醉人。
“伯贤我家有你最爱的草莓汁欸!你要不要喝?”灿烈打开冰箱拿出一瓶大大的草莓汁在伯贤面前晃了晃。
“伯贤伯贤,我有草莓你要不要吃?”
“伯贤伯贤我给你去买草莓蛋糕好不好?”
“伯贤.......”
灿烈像一只摇着尾巴讨好主人的金毛,一直问伯贤想吃什么想喝什么,一副啥事都没有的样子,热情得不正常。
“我......够了。”虽然被灿烈围得团团转,嘴里说着不要,但伯贤见到草莓还是两眼放光的。
“谢谢你伯贤,你来我家我真的真的非常高兴。”灿烈用手托着下巴开心地望着对面正吃草莓蛋糕吃得津津有味的小仓鼠,嘴角的笑意越来越明显。
“我......别误会了,我只是回家顺路罢了。”感受到对方的心情,伯贤的脸像草莓一样红彤彤的。
还嘴硬了呢?明明就是关心他为什么硬要说不是呢,伯贤可真的是无敌可爱啊。
灿烈笑意更浓了,心像被灌了蜜糖。
“你......还疼吗?脸上的伤......”伯贤吃完最后一颗草莓,抬头问灿烈,眼睛离不开他嘴角的伤和眼角的青黑。
“你呢,你好像更严重呢伯贤,要不我帮你涂涂药膏吧?”灿烈故意转移话题,看着伯贤小脸上的淤青,内心也好像有淤青那样疼。
“不不不!不用了。”听到灿烈的请求伯贤急忙摇头摆手。
灿烈像没有听到伯贤拒绝似的把伯贤拉到自己身旁,嬉皮笑脸的总让人想不透的样子。
伯贤见到灿烈拉着他的手腕习惯性地甩开,见到灿烈顿时愣在那里伯贤急忙说:“我,灿烈,对不起......”
灿烈没有反感反而笑了笑说:“我知道伯贤不喜欢人碰他的手腕,是我疏忽了,应该是我说对不起才对!嘿嘿!”
“不.....应该是我说对不起。”本应该是朋友却抵触别人的触碰,灿烈应该不开心吧,可是自己的手......
见伯贤低着头有点想哭的样子,像是陷入不好的回忆,灿烈急忙摸摸头安慰他。
“我说啦没事的,伯贤。”
“不是不是,还是我......”
“好呀,既然对不起那就把脸靠过来!”突然灿烈佯装生气地说道。
伯贤被灿烈突如其来的话语吓到了,乖乖的把脸靠近灿烈。
莫非莫非是要打自己吗?!
伯贤害怕地闭上眼睛,没过几秒时间,就感觉脸上被人抓伤的伤口凉冰冰的,他猛地睁开眼睛,发现灿烈正侧着脸仔细地帮自己上药!
第一次与人这么靠近相处的伯贤有点乱了阵脚,像一只刚刚偷了别人食物的小仓鼠想要逃跑却无处可逃般紧张。
见到伯贤慌乱地动了动身子,“其实......老师已经帮我......”灿烈并不想听他说完后面的话,在伯贤耳边说“别动。”
灿烈鼻息呼在伯贤的耳朵和脖子上,痒痒的感觉让伯贤不禁敏感地缩了缩脖子,听到灿烈低沉又有点沙哑的声音,耳朵顿时红了起来。但还是乖乖的没有动。
伯贤的反应也太可爱了吧!
被可爱到的灿烈嘴角弧度又提高了,抑制不住啊!会不会是吃了甜甜的草莓蛋糕的缘故呢?
这种被伯贤认为无比尴尬又煎熬的气氛维持了似乎一世纪才结束,伯贤也松了一口气。
临走前,灿烈叫住了伯贤。
“谢谢你伯贤,有你真好。”
伯贤顿了顿,没有回答加快了下楼的脚步。
————————————
不是开玩笑啊伯贤,我想把你从黑暗的深渊里拉回来。

有色玻璃C6

C6冲突
经过那一天后,灿烈每天都来找伯贤玩,但不一样的是,隔三五天伯贤就会发现灿烈脸上会有伤口,有时是眼角,有时是鼻子,有时是嘴角,每次问他他都用笑来掩盖或者转移话题忽悠伯贤。
终于,伯贤还是忍不住想跟跟灿烈。
每天放学送完自己上车的灿烈都说回家吃好吃的,可为什么今天他却调头往学校里走呢?而且还有一个多小时学校就关门了……
从巴士后排的窗口看见灿烈急急忙忙的走了进校门,伯贤按了按下车铃,在下一站下车也跟着跑进校门,四周张望着,发现并没有找到灿烈,在教室没有,饭堂没有,连他们经常去的校道也没有,正当伯贤有些失望又疑惑地走出校门时,发现灿烈正从马路对面跑了过来,手里还拿着什么东西,看见伯贤,灿烈惊讶地停下脚步,把东西放到背后。
“伯,伯贤?你怎么在这不是回家了吗?”灿烈嘴角的伤口刚刚结痂,但说话还是有点吃力。
“这句话应该是我问你,你这几天到底在做什么?”伯贤看见他额头的汗水不断往下滴,样子还特别紧张生怕他发现什么似的。
“啥事都没有不是告诉你我不小心摔的吗?天很晚了快点回家吧,天黑了就不安全了!”灿烈急忙想让伯贤离开。
这个人以撒谎就眼神往左飘,伯贤有点生气,“难道你就很安全吗!看到你天天脸上挂彩,但你却不肯告诉我为什么......”
伯贤握紧拳头,眼睛都红了。
灿烈整个人愣在原地,没想到伯贤这么在乎自己,突然心跳变得不正常了。
“我,伯贤,不是......”灿烈语无伦次起来,并不知道回答什么,但又不能说些什么,因为他并不想把伯贤卷进他自己的事。
“伯贤......以后再跟你说,你现在回家吧,对不起。”灿烈叹了一口气,拍拍伯贤的肩膀,但却被伯贤一手拍开,转身跑开了。
见伯贤跑远了,灿烈怔怔地站在原地,头脑一片空白,只知道自己的手背好像湿了。
————————————
回到小店里的伯贤关紧门扑在床上。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那个人除了对不起还会说什么呢?
胸口紧紧地抽痛着。自己又为什么心疼了呢?不过是刚认识不过一个月的人罢了,又凭什么在乎别人,像自己这样的人又有什么资格关心别人,别人身边围着这么多比自己好的人,自己又什么都不会做什么都说,没资格让他对自己这么好。
可是可是,好难过啊,看着他脸上的伤口,好难过。
救救我救救我,我真的好像生病了。
————————————
第二天灿烈请假了。
午饭时间灿烈没有来找伯贤,这让伯贤更加失望。
本来就不去吃中午饭的伯贤如果不是每天被灿烈扯着去他是不会去的,可是今天,那个人没来找自己,果然是被厌恶了吗?
走出教室,看见两个穿着不整齐又痞里痞气的小混混从自己身边走过,隐隐约约地听到他们说了灿烈的名字。
“你说灿烈那个小子也真是醉了,每次元老大打他干嘛总不还手呢?”
“切,他这种可能就是一娘们儿,哪里打得过元老大哈哈哈哈哈哈!”
“你还别说,昨天他回来晚了又被元老大打了,还挺严重的好像,今天不是没来学校吗?”
“哈哈哈那弱鸡肯定躲在家里哭着喊妈妈吧哈哈哈哈哈!”
小混混聊得正嗨,突然被人截住。
“啧,你又是谁啊,敢拦着本大爷?!”
还没等小混混说完一句话,就被眼前的人狠狠地揍了一拳。小混混痛的捂着脸喊了出来。
“混蛋!”伯贤又抡起拳头往那个人的脸砸过去。但却被旁边的人握住了拳头,反应快的伯贤一脚往另外的人的裤裆下踹,痛得那个人滚在了地面。
“你!你是什么狗屁!竟然敢打我!”说着小混混往伯贤的方向冲了过去,伯贤眼里闪过狠光,冲上去跟他扭打了起来。
过了几分钟,他们的吵闹声被下楼的老师看见了,才把他们分开。
“告诉你们,你们再敢碰朴灿烈我不会放过你们!”额头正在流血的伯贤仍然不解气对也同样是面目全非的两个混混吼到,如果不是老师紧紧抓住他早就冲上去再打几轮了。
————————————
“小小年纪怎么就打架呢,如果被主任看见了肯定记过了,来小伙子把头靠过来我给你止血。”男老师弄了弄手上的药帮伯贤止血并贴上纱布。
满身都火辣辣疼的伯贤被额头的药水疼得呲牙咧嘴的。
“以后别打架知道了吗?”男老师严肃地对伯贤说。还关心地叫他如果伤口还痛就去医院。
突然想到什么,伯贤叫住了准备走的老师。

有色玻璃C5

C5朴灿烈
救救我!救救我!
又是那个梦,那个令人窒息,无论使出多大的力气喉咙都无法发出声音的噩梦。争吵声,哭喊声,尖叫声......
伯贤伸出双手,向着空气胡乱地抓,可是什么都没有,除了黑暗还是黑暗。
对不起,对不起,是我的错!求求你救救我!
突然感觉到有人在喊他的名字,急切地,焦虑地。
谁?是你吗?是你回来了吗?伯贤激动地想伸手去捉住那转瞬即逝的光亮。
“伯贤!伯贤!”
......
伯贤猛地睁开了眼,眼泪便夺眶而出,他拼命的呼吸着新鲜的空气,胸口剧烈地起伏。
模模糊糊地发现自己的手被紧紧地握着,眼角的泪水被人轻轻地擦去。
“伯贤......你没事吧?做噩梦了吗?现在没事了没事了……”灿烈见伯贤醒了而且还是哭着的,莫名心揪着痛,他用指腹轻轻拭去伯贤眼角和脸上的泪水后,笨拙但又温柔地像他妈妈哄邻家娃娃那样抚着伯贤的脊背,让他平复气息。
正当伯贤的脑瓜终于正常运转过来时,发现自己正被一个大男孩拥抱着,立刻脸红耳热,条件反射地推开灿烈,两个人都跌坐在地上。
“你......”
见伯贤一年狐疑又害羞的样子灿烈便抢先解释“我是来还你东西的,但看见你在睡觉而且睡得不太安稳所以才才才......”
“行了,别说了。”伯贤皱了皱眉头,想起身时发现灿烈想要来拉自己,正当他的手伸过来捉住自己的手时,伯贤害怕地躲开,自己紧拉着衣袖迅速站了起来。
灿烈尴尬地收回手低着头“对不起,伯贤。”
“道什么歉你又没做错什么。”看到灿烈像一只被主人训了委屈地耸拉着耳朵的大型犬,伯贤说话也变得别扭起来。
听见伯贤的声音没有以前那么冷冰冰的,灿烈抬头咧开嘴笑了,露出洁白整齐的牙齿。
伯贤看着眼前的人竟有一点失神,灿烈的笑脸和记忆中的笑脸不知不觉重合了起来,心扑通扑通的乱跳。
“你......以后不要来.....”
“走走走伯贤,哥请你吃好的!你肯定饿了!”毕竟做梦都想着吃午餐。
还没等伯贤下禁令灿烈已经扑上来单手搂着伯贤的肩膀把他拐出教室。
伯贤被突如其来的热情吓着了但却没有像以前那样挣开任由着那个人搂着。
对这个人没有本能排斥的情绪,难道是生病了吗?
———————————
灿烈把伯贤带到饭堂,因为不习惯多人的地方,伯贤把头低得快到地板了。
“伯贤想吃什么?”灿烈低着头问,看到伯贤像小仓鼠那样缩在自己身后,便弯了弯身子看着伯贤再问了一遍“抬头看看我,想吃什么?”
看见灿烈又突然凑过来,没有和人这么近距离接触的伯贤顿时觉得耳根又热热的,说不出话来。
灿烈笑了笑,摸了摸他的头,对橱窗的阿姨说了几句话,阿姨便给他拿了四样菜。
尴尬的是灿烈发现自己的饭卡被人拿了,后面的人不耐烦地催着他。
伯贤抬头看了看灿烈,听到他好像叫阿姨帮他先欠着,伯贤恍然大悟,摸了摸口袋把自己的饭卡拿出来,戳了戳灿烈“我来。”说着把卡推进橱窗里。
看见伯贤,灿烈脸都红了,找到座位坐下时连忙道歉还说以后一定请伯贤吃更好的。
但伯贤无所谓地摇摇头,正当他想夹菜时,眉头突然又皱了起来。
吃得正香的灿烈抬头刚好看见这一幕,不知看到什么的伯贤小脸都要扭成苦瓜了。循着他的视线发现伯贤正厌恶地望着黄瓜。顿时明白什么的灿烈问“伯贤不爱吃黄瓜吗?”
被人说中的伯贤再次低着头不说话,但却没有动筷子了。
灿烈想了想,把自己的餐盘和伯贤的调换“那就交换吃吧,你不介意吧?我可是超爱吃黄瓜的!”
伯贤惊讶地望着灿烈。
“别用太感动的眼神望着我我会骄傲的哈哈哈,快吃!”说着灿烈又伸手揉了揉伯贤的头发,柔柔的,手感真好。
伯贤脸红地低着头拿起筷子夹了一块炒蛋放进嘴里,突然觉得这鸡蛋也是甜甜的好像加了很多糖一样,眼里蒙上一层水雾。
伯贤吃得很慢,灿烈已经吃完正兴致勃勃地托着下巴看着他,这让伯贤更别扭了,放下了筷子,抬头瞄了一眼灿烈,发现他正皱着眉头。
“还有几口肉啊伯贤,看你瘦的,快点吃完啦!”
虽然很饱,但伯贤还是特别“听话”地吃完最后的肉片,看到灿烈这时又笑了起来,眉头没有皱起来,莫名的,伯贤心里痒痒的。
————————————
“这个还你,没有这个会被校门口的检查员抓的吧?”饭后灿烈和伯贤坐在小道旁的长椅上,灿烈从口袋里掏出伯贤的学生证,放到伯贤手心里。
“怎么......在你这里?”伯贤昨晚找了一晚上都没找到还以为丢了,今天早上还被纪委训了罚站,原来在他那里。
“你昨天走太急了丢了吧,幸好被我捡了哈哈哈。”灿烈突然傻笑。
“谢谢。”伯贤低着头小声地说。
灿烈笑得太大声了没听清楚说的话,习惯性地低下头把耳朵凑到伯贤面前。
“嗯?你说什么?”
灿烈脑袋又凑过来,那人身上淡淡的洗衣粉清香又飘进伯贤的鼻子里,像迷魂药那样让伯贤的脑袋迷迷糊糊的。
“谢......”
“谢谢谁?”灿烈又笑了,看着伯贤的眼神温柔而且闪着点点光亮。
“谢谢你......”
“朴灿烈。”
“嗯?”伯贤疑惑地望着灿烈。
“我叫朴灿烈,灿烂的灿,烈火的烈,伯贤可不要忘记呀。”
说完灿烈又摸了摸伯贤的头,见到伯贤呆呆的,而且竟然没有抗拒自己的触碰,开心地揉多了几下。
灿烈,灿烈,灿烈。
好熟悉,是谁?
伯贤紧紧地望着眼前的男孩,想把他的眼眸眉宇都刻在记忆里。

🤩🤩💋💁🏻‍♀️🧚🏻‍♀️很久没动手了

啊呀不知道给你起什么名字好啊可爱的小姐姐,给你撑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