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ilBaekni

芙蓉如面柳如眉,倾我一生一世念。

有色玻璃

C4

“同学,你找谁?”

“啊…我,边伯贤在吗?”

“在在在,角落那里!”

朴灿烈可算是鼓足勇气来找让他失眠好几天的“罪魁祸首”了,看着边伯贤的证件照,真是……
太想给他剪毛了。

可是不知道用什么理由啊,想了好几天……

朴灿烈问完他们班的女生,顺着女生手指的方向望去,只看到一团黑色的小东西趴在桌子上,嘴角微微上扬。

“啊呀,刚刚跟你说话的是4班的朴灿烈吗?!啊,超好看的!百年不见奇景!”

“嘘别犯花痴,人家又不是来找你……他来找边伯贤。”

“晕,找那抑郁症干嘛?”

“别那么大声!我们快去饭堂吧,少管闲事……”
……

朴灿烈听到了,那两个女生的谈话,隐隐约约,原来伯贤在班里和同学这么不融洽吗?

下课后课室里的人走得差不多了,就只剩黑团子还在睡觉。

他蹲下来抬头看着枕在手臂上睡觉的伯贤,浅浅的呼吸轻轻从鼻间呼出,弯弯的睫毛像欲之飞起的蝴蝶,有些病态白的小脸也因为睡觉也有些红红润润的。

朴灿烈眼睛直直的盯着边伯贤的脸,突然意识到自己有些反常,急忙收回视线,他摸了摸胸口,里面的跳动就像小时候被小女孩亲了一口的跳动一样,啊,见鬼了。

他焦虑地想起身,怎么知道尴尬的事又来一波,头狠狠地撞到了桌子边上,疼地他太阳穴像被人打了两锤,眩晕了一下,又一个中心不稳,整个人扑向了眼前正在做梦的伯贤。

伴随又一个巨响,茉莉花香扑鼻而来,怀里的人儿忽然嘤咛了一声,吓得朴灿烈大气都不敢粗喘。

“嗯……嚓……安”

朴灿烈黑人问号脸地看着一边往自己身上蹭,一边嘴里嘟囔着什么的小可爱,这就是传说中的反差萌吗?那天跟自己讲话还冷冰冰的,一时间真的接受不来啊……

边伯贤在梦中仿佛看到一双手在白光中向自己伸过来,于是便毫不犹豫地蹭过去。

“嚓……安……”

说什么?

朴灿烈以别扭的姿势凑近伯贤想听清楚他在说什么。

“can……”小可爱又小声地发出音节。

can?餐?是想吃午餐吗??

见伯贤又皱了皱眉头,朴灿烈在他耳边轻声叫了叫,“伯贤…伯贤?”
见他没醒来,又拍了拍他的脊背,然后小可爱像闹别扭似的把头埋得更深了,顺势想从椅子上挪了下来,本能要接住他的朴灿烈本是半蹲着的,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伯贤,醒醒。”无奈叹气的朴灿烈揉了揉像八爪鱼那样缠着自己的伯贤的头发。

这睡觉的技能简直满分。

忽然,感觉到怀里的人在抖,朴灿烈撑着边伯贤的肩膀向外推了推,只见小可爱紧闭着双唇,眉头像解不开的锁,额头也浸满了汗,喉咙发出哼哼的抽泣声。

遭了,是做了什么不得了的梦吗?

朴灿烈用力摇了摇边伯贤的肩膀,想要让他醒过来。

“伯贤!醒醒!”

在梦中泥潭挣扎的伯贤皱着眉头眯缝着双眼,又看到那道白光和双手在企图收走自己的心……

眼泪像脱缰的野马在失去眼皮的禁锢后涌出眼眶,他想要抬起手来,可是却没有任何力气。

“灿……救……”

评论(2)

热度(3)